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游学分享 > 正文

中法穿越三百年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10-18


中法穿越三百年的故事

 

 

中法穿越三百年的故事

 

前两天,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过世,享年86岁。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五任总统雅克·希拉克,被誉为“最熟知中国的西方政治家”,他对中国历史文化的研究达到令人拍案叫绝的程度。

 

今天我们来看看中法穿越三百年的故事。

 

1758年,法国著名思想家伏尔泰(1694-1778)热衷于赞美中国的道德与法律,在其言行著述中,极力地推崇中国,推崇孔子及其学说,他把孔子看作“理性”和“智慧”的“阐释者”。伏尔泰借用了中国和其他东方国家的思想文化,拓展了自己的思想视野,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启蒙思想体系。

在伏尔泰眼中,中国多有值得赞美之处。中国历史“几乎没有丝毫的虚构和奇谈怪论,绝无埃及人和希腊人那种自称受到神的启示的上帝的代言人,中国历史从一开始起便写得合乎理性”。伏尔泰认为中国的法律是合乎理性和自然法则的。

 

1801年,法兰西帝国皇帝拿破仑(1769-1821)曾说: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但是总有一天他会醒过来的。中国一旦醒来,世界将为之震动。虽然,中国这头雄狮是被人打醒的,但是,这样的中国也是足够坚强,足够强大的。这成为最著名的预言之一。

1883年,因越南宗主权之争,中法爆发战争。最终结局,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此役以后,中国丧失越南宗主权。

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帝国主义国家在巴黎和会上将德国在山东的特权转交给日本,作为战胜国的中国却受到了战败国的待遇,丧权辱国,这个消息传到国内后,引发了五四爱国运动。最终,中国代表拒绝在《凡尔赛和约》上签字。

1919年到1920年间,经受了“五四”运动洗礼的学子,争先恐后奔向大革命的圣地法兰西。期间先后20批1900多人赴法勤工俭学,为中国的各领域造就了一批栋梁之材,其中只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就有 蔡和森、赵世炎、周恩来、邓小平、陈毅、聂荣臻、李维汉、王若飞、李富春等。包括伟大领袖毛主席,也曾想留法勤工,不过擦肩而过。

1937年到1939年间,第二次世界大战见此在亚洲和欧洲开打,中国和法国都作为被侵略国家进行了相应抵抗并付出巨大伤亡。战争中,中国产生了汪伪政府,法国产生了维希傀儡政府。二战后,在美英的全力支持下,中法两国作为战胜国同时参加联合国并获得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神圣地位。

1964年,法国正式的成了为了第一个和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然而大家也许并不知道,它不仅仅是第一个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大国,而且早在1778年,同样是一个早春时节,它就成了为了全世界范围内第一个和美国建交的国家。

1973年,法国总统乔治·蓬皮杜访华,他是第一位正式访华的法国和西方国家元首。访问结束时,双方发表《中法公报》,表达了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的共同愿望。双方商定,将研究发展经济关系的现实可能性,以及在技术、工业等方面加强交流的问题。双方决定签订海运协定,并加强航空运输方面的合作。

1975年 ,邓小平同志应邀对法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对蓬皮杜总统 1973 年作为第一位西方元首访华的回访,更是新中国领导人首次出访西方资本主义大国。法方以最高规格接待邓小平,希拉克总理亲到机场迎接,德斯坦总统破例举行了两场正式会谈。

1978年,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谷牧率多名部长和北京市长组成的经济代表团访问西欧五国,首站便是法国,受到超规格接待。德斯坦总统和刚访华不久的巴尔总理分别与代表团会谈," 只谈经济和经贸 "。德斯坦总统明确问道,中方需要什么?法方可做什么?谷牧欧洲经济考察之行对促进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性作用不容低估。

由于中法关系的特殊性,法国成为对华投资和在华建合资企业最早的国家之一。法国当时经济停滞,失业率上升,对中国的广阔市场和强大的消费潜力寄予了强烈的期待。辽阳石化、武汉一汽和广东二汽的汽车项目、中法合资的天津王朝葡萄酒项目等,既是中国最先引进的重要外资项目,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开创性对外合作项目。中国在对法贸易中曾奉行 " 同等优先 " 原则,也是基于两国关系的特殊性而给予法国的照顾。

 

法国是欧洲建设的领头羊,在当时冷战正酣的形势下发挥着特有的影响和作用。中国改革开放吸引外资和学习先进管理经验,在亚洲始于日本,在欧洲始于法国,而法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则是日本远不能企及的。中法关系的发展在欧洲起到了引领和示范作用。德国积极发展对华关系,最初就是受到法国的启发。当时中美尚未建交,以法国为首的欧洲对华关系,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其特殊意义和作用不言自明。

 

1980德斯坦总统率政府代表团访华。这是中国提出改革开放后接待的第一位西方大国元首。德斯坦总统提出要使双边经贸关系适应两国良好的政治关系,得到中方的积极回应。邓小平会见并设宴款待,谷牧副总理与法方举行经贸合作对口会谈。法方提议,根据中国的需求发展对华经贸关系,核电、电信、工业用卡车三个领域为优先合作选项。中法达成了核电项目原则协议,法方将以最优惠方式提供贷款。继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订政府间科技合作协定的西方国家之后,法国又成为第一个与中国开展和平利用核能合作的西方国家。中法经贸合作的广阔前景日益显现。

 

1981年,宣布参选总统的密特朗率社会党代表团访华。邓小平予以会见并共同探讨了国际关系格局和两国两党关系。密特朗在当年的总统选举中当选,舆论称这是他中国之行特别是游曲阜和登长城中得到的 " 福报 ",他本人也深以为然。

 

1983年,密特朗总统应邀访华。这是他在未出访美苏的情况下,首次出访欧洲之外的大国,目的是在政治上扩大国际影响,经济上获取实惠。邓小平会见并主持会谈。中方强调,将在引进技术问题上对欧洲采取更加开放的政策。中法就扩大核电、电信及交通、文化和中小企业等领域的合作达成共识。密特朗指出,两国 " 要顺应世界潮流进入技术与进步的新时代 "。随后,中法关系进入新的发展期。

1994 年 9 月,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我国为打破西方制裁而采取的重大举措。两国元首在谈到经贸问题时,密特朗表示,中国经济迅速发展,正在走上富裕的道路,这么高的增长率令人羡慕。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应归功于中国领导人,也是中国人民艰苦奋斗的结果。密特朗是首位对中国改革开放成就表示赞叹的西方大国领导人。访问过程中,两国签订了数额可观的经贸合同和意向书。江主席还乘坐了高速火车、参观了核电站和空客公司,即人们常说的法国对华贸易 " 三大件 "。中国高铁、核电和航空事业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同法国的合作。

1995年,希拉克当选总统,中法关系进入全面发展的快车道。

 

1997年,希拉克总统应邀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就服务业特别是金融业合作达成重要共识。两国元首签署关于建立面向二十一世纪的全面伙伴关系,这是我国首次与西方大国建立的新型关系。中法关系再次领先于其他西方国家。希拉克还把邓小平早年在法国施耐德公司工作时珍贵的档案原件赠送给中方。

2003年至2005年,由两国元首推动的中法文化年相继举行。两年时间内,在法国的中国热和在中国的法国热持续升温,有力促进了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和友好交往。

2014年,习近平主席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中法建交 50 周年纪念大会。习主席在讲话中指出:" 毛泽东主席和戴高乐将军以超凡的战略眼光,毅然作出中法全面建交的历史性决策,在中法之间同时也在中国同西方世界之间打开了相互认知和交往的大门。从此,中法关系成为世界大国关系中的一对特殊关系,始终走在中国同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关系前列。"

 

2018年,马克龙的年度首访选择中国。中法两国元首就双边关系和重大国际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决定在相互信任、互惠互利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紧密持久的中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水平。

2019年,习近平主席在新年首访中也来到法国。“我带着对法国人民的特殊情谊而来。”访前在署名文章中习近平这样写道。这份情谊来自中法两国源远流长的友谊,更来自双方在相互尊重和信任基础上的民心相通。特殊的历史造就特殊的友谊。一来一往,彰显两国关系的特殊性。

中法关系并非总是晴天。中法两国同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反对霸权主义和单极世界,积极捍卫国际政治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法国是与中国战略共同点较多的西方大国,但并不意味着两国的战略利益完全吻合,没有争执和冲突。

 

数十年来,两国关系时起时伏,有时甚至是浊浪滔天。中法关系的起伏与我国与西方整体关系的曲折发展相印证,说明我国的改革开放进程决非一帆风顺。

 

中国改革开放进程还将继续进行,法国仍是中国的重要合作伙伴。中法关系经历的风雨和波折,也体现出改革开放的艰难与曲折。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中国的发展和改革开放进程如此,中国与法国的关系也是如此。